她说在北京市海淀区大学多

2020-11-05 14:00

这名张姓业务员表示,房东都清楚中介会把房子变成隔断间再出租,因为大户型很难整租。“大家都这么办,不然这么大户型怎么租?”小张对于规定的具体内容并不十分清楚。至于群租房的安全问题,小张表示:“签约的时候都看身份证的,住过来以后不可能天天管,房租便宜,那条件肯定要差一些。”

“我是大学毕业来北京考研的。”小段在海淀区魏公村租了一间隔断间,一个月800元,她说在北京市海淀区大学多,去咨询考研的事情方便。

北京市住建委去年就要求,出租房每个房间居住的人数不得超过2人;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。近日,北京住建委又公布了《北京市房地产经纪管理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,拟叫停中介代收代付房租业务,禁止房屋托管,禁止中介将房屋分割出租。

小崔是一名大学在校生,为了离实习的地方近一些,他也租住在群租房。“每天能比住在宿舍多睡将近一个小时,实习赚的那些钱刚够交房租的。”小崔表示,“这里人多也杂,不安全也不卫生,也就能睡个觉。”

除了没有收入来源的在校学生和考研大军,也有不少工资较低的打工族和刚毕业的大学生租住在这种房子里。“一个月也就挣三四千块钱,不住这房子,连吃饭钱都不够。”在魏公村附近一个饭馆打工的小周表示,房租太贵,老板不管住,每个月多给500块钱算补助,住这儿去哪都方便。

业内人士认为,由于现在北京租房需求巨大,使得市面上出租房数量不足。缓解租赁市场的紧张,只有依靠降低房屋租赁价格,解决部分外地和中低收入群体的租房问题。(实习生赵樱泽)

“一居大概3000元左右,两居5000元左右,隔断间的话也就1000元左右。”魏公村一名张姓房屋中介的业务员介绍说。笔者走访发现,魏公村附近的住宅,老式的魏公村小区,一居的租金在2500元左右,两居的租金在4500元左右;较新的楼盘和小区,一居的租金要3000元,两居的租金在5000以上。价格的巨大差异,助长了群租房屡禁不止。

现在正处于毕业生“租房季”,记者在北京一些中介看到一些三环内的一居室房租竟低至千元。这样的价格租到的房子究竟是什么样的?笔者对此进行了一番走访。

在北京市魏公村附近,笔者发现很多大户型住宅通过改变房屋结构和平面布局,房间被分割改建成若干小间分别按间出租或按床位出租。一个一百五六十平方米的房子,通过改造被分割成十间甚至更多的卧室,供十几、二十人居住。